金银细软的华美“舞姿”

来源:   2015-10-10 00:21  编辑:  人气:

导读:   美丽中国非遗北京文化走转改   编者按   为贯彻党的十八大“扎实推进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建设”的指导精神,本报推出“美丽中国,非遗北京”系列报道,记者深入到北京的众多非遗项目中实地采访,力图向广大读者真实展现北京丰富悠久的文化传承,展现首都的文化魅力。

  美丽中国非遗北京文化走转改

  编者按
  为贯彻党的十八大“扎实推进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建设”的指导精神,本报推出“美丽中国,非遗北京”系列报道,记者深入到北京的众多非遗项目中实地采访,力图向广大读者真实展现北京丰富悠久的文化传承,展现首都的文化魅力。报道共分30期,陆续推出。

      

 

  在博物馆里,我们能看到古代龙冠凤冕的华贵。从这些物件的本身,就可以看到制作它们,不仅需要珍贵的材料,更需要复杂的工艺,也就是花丝镶嵌技艺。花丝镶嵌曾是“燕京八绝”之一,也曾是历代皇家御用之物。这项技艺曾经跟随着王朝的衰落,而几近消失。但2008年它已经成为国家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。而从事花丝镶嵌制作长达50多年的白静宜则是这项技艺的传承人。
  作品珍贵 更在手艺
  花丝镶嵌工艺在我国历朝代的宫廷首饰和礼器中均有呈现,也是我国传统奢侈品的工艺特色之一。作为皇家的御用品,花丝镶嵌的器物自然是物料珍贵、做工精细。花丝镶嵌又被称为细金工艺,是将金、银、铜拉成丝,运用各种技法制成各种首饰、器物等装饰品。花丝镶嵌的作品的珍贵不仅仅体现在金银细软等材料的价值上,更重要的是制作工艺的复杂。白静宜说,“制作一件成熟的花丝镶嵌工艺品至少半年以上,培养一位熟练工匠三五年都不一定成型……一件成熟的作品制作须七八个流程、十几个人通力合作。”
  花丝镶嵌工艺可分为两大类、即花丝工艺和镶嵌工艺。花丝是在方寸饰片上,用银丝掐制出各种不同的图案,花丝工艺品是用不同型号的金银或铜丝,经过加工制成的。镶嵌则是把珠宝翠钻、精石美玉镶在金银饰品上,再把金银、水晶、白玉和彩琉璃等组合在一起,镶嵌到带钩、壶、樽、灯、车轴等器物上。镶嵌的活要求镶好、镶平、镶俏,同是一块宝石、翡翠,安放的角度不同,就会直接影响外观俏丽与否,就能够导致在价格上的悬殊。
  2000多年寿命的工艺
  花丝镶嵌可以追溯到汉代,在汉代已出现成形的金丝编,并有非常细致、精巧和完整的花丝镶嵌作品。明代花丝镶嵌达到巅峰阶段。上至帝后的皇冠,下至后妃命妇的礼饰配饰,均大量采用花丝工艺,留下大量经典传世作品。清代,随着社会需求的增加,花丝镶嵌逐步走向专业化生产,工艺制作上则把实錾、攒炼、镶嵌、点翠、烧蓝等技术手法结合起来。其中,烧蓝就是景泰蓝的制作工序之一;而点翠就是把翠鸟的羽毛镶嵌在金属的底座上。
  辛亥革命后,宫廷艺术散落民间,金店、银楼纷纷开张。据统计,仅北京就达百多家,花丝镶嵌行业极为兴旺。新中国成立后,北京花丝镶嵌厂成立,将花丝镶嵌作为赠送给外宾的国礼和重要出口创汇产品。而传承人白静宜曾经就是花丝厂的一名员工。
  与花丝镶嵌的半世情缘
  如今,花丝镶嵌技术的唯一传承人白静宜今年已经71岁,从事这项技艺制作已经有50多年。自幼就钟情于绘画的她,一心想要考上美术学院。但机缘巧合下,白静宜被挑选进入北京工艺美术研究所,跟随技艺精湛的老一辈艺人从事花丝镶嵌技艺的学习和设计。第二年,她又响应国家号召,下放到位于通州的北京花丝镶嵌厂,从此与花丝镶嵌结下了半个世纪的情缘。
  此后,热爱绘画的白静宜在花丝镶嵌和珠宝设计方面有了很多突破与创新。1983年,她曾代表中国参加东南亚地区钻石首饰设计比赛,并且一举获得了最佳设计奖,这也是迄今为止我国花丝镶嵌作品在国际上荣获的最高权威奖项。当时她所设计的作品《凤鸣钟》采用中国传统题材中凤凰的造型,巧妙地融中西文化于一体。
  当年,为了想出好创意,她一直都睡不着觉,有一天凌晨两点多钟,她忽然得到了灵感。“我就想到了我国的民族传统图案‘丹凤朝阳’,寓意高才逢时,因为前一年上海有个设计师做了个镶满钻石的龙,我想代表中国参赛,凤便是个好的主意。”
  精湛技术的传承困境
  上世纪70年代,花丝镶嵌达到顶峰。北京通州地区曾被誉为中国的花丝镶嵌产业基地,辉煌一时。但上世纪80年代末,西方国家对中国实行制裁,出口订单数量锐减,一直到2002年工厂破产。之后,不少技工改行,目前能够继续从事花丝镶嵌行业的仅50余人。国内多数以个人为单位的小作坊也处在艰难经营的状况中。
  直到2008年,昭仪珠宝公司达成了与白静宜合作;2010年2月10日成立了花丝镶嵌传承基地,而之前在花丝厂下岗的老工人很多也都来到这里恢复制作花丝镶嵌。作为传承人白静宜每周都要到基地去给这里的设计师、工人指导技术,希望把这项技术传承下去。而白静宜的女儿也在这个基地从事花丝镶嵌的工作。
  白静宜现在最担心的还是花丝镶嵌的传承问题,由于花丝镶嵌工艺制作难度大,程序复杂,且人才培养周期长,难以形成规模化、系统化的培养模式,这就造成了熟练工匠后继乏人、老龄化严重等问题。“北京目前只有十几个人懂此技术,且平均年龄超过50岁”,加之手工艺制作长期以来“藏在深闺”,人们对其缺乏了解和认识,学习者相对不多。“培养一个徒弟,所需的时间、精力和财力,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,一般学个三四年,也只能学到个皮毛,所以现在的年轻人很少有耐心真正地学习这项技艺。”
  传承不能粗制滥造
  白静宜在基地揭牌仪式上表示:“花丝镶嵌这门传统技艺要传承更要发展,重要的是要让技艺走向市场,只有这样才能让花丝镶嵌技艺具有生命力。”花丝镶嵌工艺在当代民间化的发展中,受时代影响其宫廷奢侈品的属性被刻意淡化,以工艺品的面貌推出,抽离了其深厚的文化历史内涵,市场价值大大低于其工艺价值。以往旅游工艺品概念的推出,更将花丝镶嵌等同于廉价纪念品,大量的粗糙、低劣甚至假冒的产品在市场上出现,破坏了传统花丝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和形象。
  如今在昭仪珠宝公司,花丝镶嵌的作品分为两部分,一部分是古代留下来的收藏品的仿制,这部分作品并不对外销售。而另一部分就是珠宝的高级定制。白静宜认为,由于它们用料珍奇且全由手工操作,不可能批量生产,花丝镶嵌工艺产品实际上是珠宝奢侈品的一种,并且具有极高的收藏价值。它所面对的市场,应该是真正懂得这门工艺、相对小众的市场。
  晨报记者 解辰巽
  “美丽中国,非遗北京”系列报道